当前位置:祖功宗德健身俄冒险家116米高楼跳伞突遇大风 大难不死未受伤
俄冒险家116米高楼跳伞突遇大风 大难不死未受伤
2022-05-14

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是什么?答案众说纷纭。新西兰医生兼登山家埃里克?摩纳斯特里奥在《新西兰医学杂志》上发表论文,用科学分析的方法证明最危险的运动名叫“BASE”跳伞。

不是简单的“基础”跳伞,BASE是四个英语单词的缩写――Building,高楼;Antenna,天线、电视塔;Span,拱顶,桥梁;Earth,悬崖――BASE跳伞,就是从这四种不同的地方往下跳。埃里克医生调查了9914起跳伞记录,发生了39起事故,其中的21起都是BASE跳伞闯的祸。

11月的第一天,俄罗斯冒险家瓦里克?罗佐夫在巴基斯坦玩BASE也闯祸了,好在只是小祸,人没事。

29楼跳下

大风差点要了他的命

站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市29层、116米高的楼顶上,44岁的罗佐夫一脸轻松:“16年来,我一直热衷于BASE跳伞运动,我做过超过8000次的高空跳伞,1000多次极限跳伞。”

但是“跳楼”并不是个只需要大胆的简单任务。埃里克医生在论文里说,在160米以下的超低空跳伞中,因为跳伞者下降速度不快,在空气动力操控上的难度更大。

罗佐夫果然就栽在这上面,他纵身跃下时风力太大,一打开降落伞,就被风吹偏了,根本没法控制,他的降落伞挂在了主楼旁边的裙楼上。还好工作人员马上把他救了下来,罗佐夫并没有受伤。

被解救的罗佐夫骑跨在楼顶的栏杆上,对着楼下观望的人群举起双手致意。“这次是气流给我造成了一些麻烦,大风让我打了个转儿,但是我还会再来的。”罗佐夫轻描淡写地说。巴基斯坦是他的福地,2004年,他就登上了海拔5850米的巴基斯坦阿明布拉卡峰西壁,并在峰顶成功跳伞降落。

这不是他第一次跳BASE,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第一个征服活火山的好汉

“跳楼”差一点点运气没有成功,难度大得多的“跳活火山”,罗佐夫早在半年前就搞定了,这之后还没有任何一个人重复过他的壮举。

今年4月18日,罗佐夫乘坐一架俄产“米-8”直升机,飞到俄罗斯勘察加半岛一座活火山上空,准备从3300米高空跃下,降落在海拔2322米的火山口里,在空中要避开高温、含有有毒气体的火山烟尘!如果这不是精心设计的电影特技,就只有超人才能做得到。

罗佐夫果然穿了一身电影里“超人”的跳伞服,但他的冒险没有超能力,全靠事先团队的科学考察和他个人BASE跳伞的经验。勘察加半岛有大约160座火山,28座是活火山,罗佐夫和来自6个国家的10人专家组经过好几个月的考察,才选定了这唯一的目的地,因为只有这个火山口里有一个安全的着陆点――一小块浮冰!

罗佐夫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,他穿着形似蝙蝠的有翼跳伞服,滑行了一段,下降到冒着白烟的火山口边缘时,才打开降落伞,成功降落在那块浮冰上。还没来得及庆祝,他就被绳索拉出火山口,以免吸入有毒的火山烟尘发生意外。

这种玩法的快感来自速度,今年2月,罗佐夫在阿根廷塞罗托雷峰那一跃,享受了足足80秒的飞天体验。

落地前2-3秒钟

打开“救命伞”

已经不能用“玩的就是心跳”来形容BASE跳伞了,那玩的就是命。而罗佐夫只会从技术的角度来解读:那是协调性和专注度的集合体。

“高空跳伞和BASE跳伞最大的区别,前者从高空跳下,你可以驾驭气流,而从地面的高处往下跳,无可依靠。”罗佐夫说,“BASE跳伞最大的考验还是心理。你只有一个伞包(一般高空跳伞有备用伞包),为了获得更大的速度,必须在落地前2-3秒钟才打开降落伞。也许它未必是最危险的运动,但我敢说BASE跳伞的刺激超过一切,因为你必须保持极度紧张,同时精确控制时间。”

1995年,罗佐夫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法国登山家从阿尔卑斯山上用BASE跳伞的方式降落,“我被镇住了,那时候在俄罗斯搞这种运动很困难,但我决定我必须做到。”

“我的BASE是把上升和跳伞两部分结合起来,两部分都很有趣。”罗佐夫说,“逐渐紧张起来,一下子心跳都要停了,然后,你就可以轻松地和朋友们吹牛,这次你是怎么活下来的。”

祖功宗德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