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祖功宗德历史录魂机五日谈
录魂机五日谈
2022-05-10

楔子

刘旭读英语的时候习惯用手机给自己录像。他读得像风一样快,读完之后,他一边播放录像视频,一边审查自己的读音和嘴型。

视频中的他快速地动着嘴,背后是学校高高的围墙。突然,视频里的墙上出现了一个女生,她直直地立在墙上,只有上半身。

刘旭赶紧转过头看着背后的高墙,上面一个人形闪了一下,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血从墙上缓慢地流了下来。刘旭慌忙按了手机的暂停键,视频里那个女生停住了,看样子很像是胡杨。

墙上的血还在流,像从墙缝里渗出来的一样。

他盯着墙看了很久,莫非在他读英语的时候,那里真的出现过一个人?如果没有的话,那么录像里那个人又是怎么回事?

“你别看了,我在这里!”一个声音传来,刘旭惊恐地转了几圈,一个人都没有。他低头看了看手机,只见视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自动播放了,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出现在手机屏幕里面,死死地盯着刘旭。

“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手机录像里?”刘旭觉得自己傻掉了似的,竟然对着手机说这样的话。

视频中的那个人动了一下,开始说话: 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!”

“我不听!”刘旭看着手机,全身莫名其妙地冰冷起来。

“你不想知道胡杨的秘密吗?”

听到这个,刘旭一反刚才的态度,赶紧点了点头。他突然觉得天旋地转,有一种灵魂出窍的眩晕感,睡了过去。

这时的刘旭完全被蒙在鼓里,诡异的事情正从四面八方扑来。他不会想到,在这四天里,他将步入一个与录魂机有关的诡异迷宫中,而录魂机的全部真相,只有到了第五天才会被揭开……

第一天之你死掉了么

“醒醒,你死掉了啊?”这句话轻轻地传到刘旭的耳朵里。他突然睁开眼,看见一个戴着白面具的人正站在他面前,他吓得一把将对方推倒。

对方马上将面具摘下来,生气地说:“你神经病啊?”

“是你啊马秀英!你干嘛戴个白面具吓我?”刘旭越想越觉得诡异。

“不是哦,我知道你在这里读英语,走过来找你,却看见你戴着个白面具,手抽搐着死命地抓住手机。”马秀英惊慌地说, “我摘下你的面具,看到你像正在做梦一样,眼睛高速旋转,我以前听同学讲过一个鬼故事,说是如果中了一种叫录魂机的招,眼睛就会这样转。具体怎么回事我回去问问同学。还有!我只是觉得戴上面具好玩,你就醒过来推开我了。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1.有人要自杀!

吴良是一家报社的摄影记者,平时的工作就是拿着个照相机在街上拍一些有新闻价值的照片。

不过这年头的新闻是越来越旧了,每天他在大街上转一天拍到的不是违规违章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虽然他美其名曰“社会的细胞”,但是每次这些照片都会被报社的上司骂得狗血淋头。

他也很希望能够拍到一些特别震撼的照片,只要领导一开心自己的日子就好过了。

这一天吴良还是拿着个长镜头的黑色专业相机在街上转悠,他现在的心情特别好,因为刚才路上有两个人打架正好被他拍了下来。

那是两个男人,一个男人手里拿着把西瓜刀,刀尖上滴滴答答的还有血,吴良看着觉得这应该不是人的血,特别的浑浊。

就好像是死人的血一样!

一想到这个吴良就浑身一激灵,拿着镜头的手抖了一下,于是拍出来的照片里另一个被砍男人的脸就模糊成了一团。

吴良仔细看着数码显示屏上的照片,那团模糊的脸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笑。

这是张好照片,主编一定会喜欢的。

就在他高兴的时候手机响了。“嘎嘣,嘎嘣”一种从来没听过的古怪铃声从他口袋里发出来,吴良被这个声音吓出了一声冷汗。

他颤抖着手掏出手机,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的,他以前从没见过这个号码,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号码最后四位数竟然是9146。

谐音是就要死了!谁要死了?

古怪的铃声继续“嘎嘣,嘎嘣”的响着,就好像是人骨头断掉的声音。

“喂……喂,你……你是谁?”

“有人要自杀!想拍照的话就快点来吧。”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在电话里说。

“啊,有人要自杀啊?在哪里?”吴良兴奋的问,心想今天自己运气真是太好了,这个月奖金一定多了。

“四番街四号楼。”那个古怪的声音说完就挂了。

吴良抬起头,头顶上一大片乌云滚过来,他的背上不由得渗出了一层冷汗。

因为说后面那句话的是一个老头的声音。

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老头呢?

2.是谁?

四番街四号楼吴良是知道的,他就住在三番街,离四番街隔着一条马路。

那是条很荒凉的街道,尤其是四号楼,据说是一幢已经很久都没人住了的破烂楼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刘旭看了看手机,上面没有视频。他对马秀英说: 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

“给你送午餐啊!”马秀英悲伤地说道,那种悲伤非常不对劲儿。

“可是,现在是早上,你送什么午餐?!”

“因为这是最后一次了,你好好吃。”说完,马秀英拿着那个白面具走了。

刘旭打开了饭盒,里面是一块腐肉,爬满了蛆,令人作呕。他将饭盒扔在了地上,发现饭盒里面有红色的字:最爱你的人死后会变成最恨你的人。

刘旭又看了看地上那块腐肉,他觉得那像是一个人身体的某部分,形状有点儿——像手。

“呵呵呵呵!”有笑声从脚底传来,刘旭感觉到裤管里有一只手在摸他,他吓得拼命抖动着腿,那只手紧紧捉住他的小腿,他吓得腿抽筋了……

一个东西从裤管里掉了出来,是那块腐肉。它的形状其实更像一块牛扒,但刘旭却无论如何觉得那是一只手。错觉从四面八方朝他扑了过来。

他跑了起来,惊慌中撞到了两个女生。抬头一看是班里的女同学,就问:“你们看到马秀英没有?”

其中一个女生突然吐了起来,另一个女生的脸上露出惊恐到扭曲的表情,突然尖叫了起来,声音几乎要撕裂人的耳膜。刘旭的耳朵“嗡嗡”作响,他还想问,两个女生已经如惊弓之鸟,惊慌地跑开了。

“嗒嗒嗒”,手机的声音把刘旭吓了一跳,是同学杨炎的一条短信:刘旭,你想死啊?!计算机老师要点名了,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凶啊,今天翘课的话小心死无全尸啊!

上课铃声激烈地响着,那声音让人很不安。刘旭朝电脑室跑去,每踩一步,脚底都传来“呵呵呵”的声音,那大概只是幻觉作祟吧。

都是马秀英惹出的,看到她一定灭了她!刘旭生气地想。

走近电脑室时,刘旭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,他不知道自己的手为什么要抖动得那么厉害。他冲了进去,却跟班长撞在了一起。

“你干嘛啊?差点儿把我撞倒知道不!”班长生气地吼着。

“要点名了,不然我能这么紧张吗?”刘旭喘着气说道,坐到了最边远的一个角落里,那张椅子很奇怪,摇晃着,发出奇怪的响声。班长在上面宣布老师病假,这节电脑课是自习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同学们开始吵闹了起来,教室里变成了菜市场。电脑被设定为教学模式,只能玩扫雷这样的小游戏,一些同学无趣地走了。刘旭在电脑上打着文章,他突然发现有一个同学悄无声息地坐在了自己旁边。

刘旭转过头,愣了好一会儿,才说道: “马秀英,你刚才怎么送那么奇怪的饭给我啊?”

“你认错人了,那是我妹妹,她长得跟我很像。她知道我喜欢你,就想来看看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”马秀英的脸非常惨白,脸上发出寒气,刘旭突然觉得冷,尤其是背部,特别冷。

“你不是独生女吗?”

“你记错了啊,我真的有一个妹妹,她在我很小的时候死了,大家都以为我是独生的,其实她在另一个世界和我一起成长。她长得跟我一模一样,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,你见过她的。有一次我病了,没有办法给你送午餐,我就自言自语: ‘谁帮我送饭盒给刘旭啊?’之后你就发短信夸我今天的饭盒真好吃,一定是妹妹送的,你跟她常常见面啊!”马秀英说着,把手搭到了刘旭的肩膀上,刘旭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。恐惧涌上刘旭的心头,他出现了幻觉:刘旭看到天空中漂浮着一个巨大的录音机,马秀英就吊死在那个录音机上面。

胡杨的秘密

刘旭还在说着话,一个同学走过来问道: “刘旭你别自言自语好吗?声音阴阳怪气的,我快被你吓死了。”

“我哪有自言自语,你没有看到马秀英在我的身边吗?”

“别讲鬼故事吓我啊!你旁边什么都没有?”

刘旭定下心来,旁边真的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他转过头,看见电脑屏幕里面出现马秀英正在说话的视频,她不断重复一句话: “我真的好想念你……”视频里的马秀英突然停了下来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刘旭,然后开始用头撞镜头。每撞一下,屏幕就抖动一下,整个显示器都在摇动,似乎要被撞裂一般。

刘旭赶紧从电脑室里跑了出去。

真是见鬼,今天一整天都不对劲儿。刘旭努力回想着,自从点头答应那个戴白面具的人后,就开始不对劲儿了,有东西老在眼前晃悠。马秀英还说什么录魂机的,难道真的中了手机里的邪?对了,戴白面具的人在视频中说要告诉我胡杨的秘密,到底是什么秘密呢?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半球形的自动化造船厂像只大虎斑贝躺在海边。

设计室里,胖乎乎的凌光工程师看完了介绍信和材料单子,从老光眼镜后抬起眼珠打量着榕城海运局来的任小真,说: 呵,你们局要订造小货轮?这可以签订合同。不过,你们运来的建造船体的钢材数量好像太多了。 什么!太多了? 小伙子诧异地瞪大了眼睛。 这材料的数量可是按你们造船部门的规定定下的呀! 今天我这儿作出了新规定。 老人神秘地一笑, 哧溜 ,转椅转了小半圈,他指了指墙上白底红字的造船条例,又 哧溜 转了回来, 你是执行新条例后的第一位顾客。现在,拿你们运来的钢材造小货轮,那余料还可以造个你们局最需要的-- 食堂用的大号饭桶? 小任猜测道。

不!不!饭桶太小了。

唔,新仓库的消防梯? 小任觉得已经把余料看得够多了。

不,也不是。 老工程师摆了摆手,得意地说: 可别吓一跳,还可以造艘大轮船的船体!这可是你们局最需要的吧! 啊?! 任小真惊讶得一下把帽子推到了后脑勺。但很快又嘴巴一咧笑了起来: 嘿嘿,您老真会开玩笑。 我开玩笑? 老凌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,往椅背一靠。 看来不管怎样说,你都是不会相信的。好吧,那就等十天后我把大轮船和小货轮造出来给你看吧。 他顺手拿起笔真的写起合同来,边写还边嘀咕: 你对我老头子不信任,那么,在造船期间我就不把奥秘告诉你! 这一下可把小任弄得真假吃不准了。在凌工程师的再三催促下,小伙子勉强在合同上签了字。

老工程师亲热地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: 你去联系住处吧,船厂南面的公园旁就有一家挺不错的旅馆。 真叫人捉摸不透!

一连三天,任小真从旅馆窗口望到的都是这么个情形:初冬的太阳升起有树梢高了,凌工程师就拖了张大靠椅慢悠悠地从厂里踱出来,往暖融融的草坪上一放,坐上靠椅朝后一仰,两手朝袖中一插,晒起太阳来了。

而船厂整天却是静悄悄的,没有锤声和机器声,也看不到电焊亮光。

咦,船厂怎么到现在还不开工?!十天后船就要下水的呀!这老头的闷葫芦里装的到底是什么药? 小任可忍受不了工程师那蒙人的把戏了!他 噔噔噔 地冲下楼,向闭目养神的老凌跑去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祖功宗德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